国产精品每日更新在线

国产系列

有什么好看的负能量电影_27

发布日期:2021-10-30 11:55    点击次数:68

如果这部日本电影放在现在,它将被删除,直到只剩下标题。

在这期间,有一个悲伤的消息。

来自陕西靖边的58岁老人马用手推车将79岁的母亲拉到一个废弃的坟墓前,将她活埋。

马为了隐瞒犯罪事实,谎称要把母亲送到甘肃亲戚家住几天,好在妻子注意到了一个异常报告。

被活埋三天后,老母亲被当地警方挖出,紧急送往医院。经过医护人员的抢救,老母亲脱离了危险。

由此,这个消息与一部日本电影《奈良之谣》有关,这部电影获得了戛纳金棕榈奖,豆瓣评分9.0。虽然不是被活埋的母亲,但也没什么不同。

《奈良山歌》的片名基本概括了电影的情节,昆山是日本信州的一座山。节日即习俗,考证即考证,即对昆山节日习俗的考证。

习俗是,当村里的老人到了70岁的时候,他们将由他们的儿子带着,让他们自己照顾自己。

表面上看是让山神保佑老人的行为,但实际上是因为镇山之地贫瘠,粮食长期短缺,为了减少无法工作的情况,还占用了口粮的负担。

在珍山这里,人们像动物一样,忙着生,忙着性,忙着死。

贫穷落后是万恶之源,习惯堕落是他们对进步无知的根源。这部电影如此大规模地揭露人性丑恶的一面和罪恶的根源是大胆的。

试想一下,这部日本电影如果放到现在,会被删到只剩下片名,因为片名是山景,剩下的就是生活的挣扎和险恶的本质。

《纳拉亚玛之谣》主要讲述树桩之家Alingpo的故事。

69岁的凌波,腿快,牙强。她种地,做饭,缝缝补补,样样在行,毫不拖延。

这在他们村是一件可耻的事情,可以让Alingpo的家人抬不起头来。

灵宝偷偷决定今年冬天去山上,不然家里有一个人会因为额外的口粮饿死。

然而,在她上山之前,心中总有四样东西,让她无法释怀,无法安心。

陈平,一个45岁的大儿子,自从他的前妻去世后,一直没能结婚。就是二十岁的孙子袈裟姬总是在村民面前笑得咬牙切齿;

第三,袈裟的儿媳阿松比较懒,经常偷菜帮家里干活。45岁的二儿子梨竹从未在巫山和女人发生过关系。

大儿子的困境很容易解决,阿林波让她去隔壁村找寡妇阿玉。

经过一番交谈,陈平和阿玉成了夫妻,一起为这个家庭努力。阿林波还把自己的捕鱼技术传授给了阿玉。

身体硬朗,牙齿坚固的问题也不算难题。身体强壮牙齿强壮的问题不是问题。

凌波第一次用石头打她,没有成功后,她跑到石井边,敲了敲井边。最终,上帝得到了回报,最后她掉了两颗牙。

孙媳妇阿松的问题,虽然棘手但架不住阿玲婆的老谋深算。孙子媳妇阿松的问题虽然棘手,但也容不下凌波的老谋深算。

宋是雨家的女儿,他们家是村里的惯偷。村民们早就对他们恨之入骨,计划晚上活埋他们的家人,以免以后有什么麻烦。

得知此事的阿林波利用毛雅民的无知,叫醒了熟睡的她,让她带些土豆给家人吃,然后她被活埋了。

二儿子利助的问题比较难办,因为他有体臭,所有人都嫌弃他。帮助二儿子的问题就更难了,因为他身上有股臭味,大家都不喜欢他。

然而,当她看到二儿子饿了,她经常半夜跑到隔壁邻居家的院子里,她像被抓伤了一样。

因此,她孜孜不倦,煞费苦心,终于说服了没有抛弃二儿子梨竹的老妇人与梨竹发生性关系。

在所有的问题都顺利完成后,阿林波开始让她的大儿子陈平背自己上山。

尽管陈平心里有几千个不情愿,但他仍然不得不这样做。第一,这是村里的习俗,没人敢违反。第二,如果他不这样做,他的家人将无法度过这个冬天。

上山的路上,阿林波一路无语,陈平的心情充满了沮丧和挫败,尤其是在山上看到一堆堆白骨之后,心痛的无法言表。

然而,尽管如此,我还是要去做。在为母亲选择了一个空地方后,陈平在母亲的催促下不情愿地下山了。

这就是《纳拉亚玛之谣》的故事,里面包含了人生会经历的八大磨难,那就是宇宙是全能的,在不同的地方生活和生活,来回奔波。没有人能违反这条规则。

然而,在这个珍山脚下的贫困山村,人生的八大磨难被放大了,那就是生老病死、爱与分离、怨与恨、乞与放。

苦,就是一离开母体就要忍受这个世界的冷热。

比如在这个落后的山村,新生的孩子如果是男孩,就会被丢弃在荒野,如果是女孩,就会被随意卖掉。

不要被伦理和法制束缚,因为根本没有法制的概念,所有的规则都是当地人代代相传的。

年纪大了,也就是体力不支,行动不便。

如果老人到了70岁还要被抬上山,即使还没到70岁,孩子还是不会喂他们一口,以免浪费。

对他们来说,亲情只是继承家业的一个环节,没有情感的支撑,他们也不会注重尊老爱幼。

患病意味着各种各样的身体、生理和心理疾病。

比如村里的环境又臭又脏,蛇、虫、鼠、蚂蚁是疾病的天堂,所以很多老人都被头疼脑热所困扰。

通常,老人生病后,他的孩子不会去医院,而是匆忙准备棺材,等待他们死去,没有任何人情味。

死亡是痛苦的,也就是肉体死亡。

比如被抬上山的老人死后,尸体会被乌鸦、豺狼等野生动物吃掉,导致山上尸骨无数,到处都是荒凉、悲惨、可怕的景象。

爱是与苦分开的,也就是与有感情的人或事分开的。

比如陈平的父亲,不忍背着母亲上山,被十五岁的陈平用猎枪打死,埋在西山。

陈平对她母亲非常孝顺。当母亲要求去山上时,陈平几次拒绝,但她无法克服村里的习俗和母亲的坚持。

村民们把老人和小孩活埋在雨屋里,包括袈裟姬的儿媳阿松。即使她的儿子,袈裟姬,哭着喊着“不要”,陈平仍然无动于衷。

怨恨和辛酸,即利益冲突,是不相容的。

比如,袈裟还是担心阿林坡奶奶骗阿松回家等死,担心父亲陈平当着自己的面活埋阿松。

在电影的结尾,他带回家一个只会穿衣服的蛀虫妻子,伸手张开嘴,以示对长辈的报复。

不要自找苦吃,就是想得到什么,却得不到;想寻求某个职位,找不到;总想拥有一切,不满足。

例如,丈夫要求妻子阿智和村里的男人轮流在他死前过夜,以祈求邪恶的神灵原谅他祖先的错误。

阿智听了丈夫的遗言,唯独不喜欢朱莉,这让朱莉大为恼火,跑到田里糟蹋新种的水稻。

放不下的苦难,就是人、物、尊严、制度等实体和虚拟的东西都不愿放弃。

如果阿玲婆家的老邻居到了山的年龄,他是被儿子背上山的。儿子走后,他不想结束生命,偷偷溜了下来。

他们遭受八苦的原因在于盲目。

拆开看“瞎”字,一个“死”一个“眼”就是死眼,看不见的原因是贫穷落后。

他们生活在一望无际的大山和偏远的郊区,这让大山和偏远地区之外的一切都无从谈起。

知识,进不去;信息,进不去;法制进不去;观念是无法改变的;行为无法改变;眼见为实,无法改变。

失明是法律上的失明。

村民们自己做决定,任意处决了有偷窃习惯的雨屋一家。事实上,他们是想瓜分偷来的食物,因为今年很难,所以他们不得不找人牺牲。

盲人也是文盲。

从始至终,电影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学习的画面。村民的日常生活就是种地、上山、吃饭、睡觉,日夜忙于生理需求。

而且根据剧情分析,村里的孩子面临着生活的艰辛,死亡的艰辛,索取的艰辛,可见他们无法接受教育。

他们三观的养成全靠上一代人的言行,那些迂腐的思想、偏激的思想、落后的文化会长期存在于他们的脑海中。

更可怕的是,这些飞蛾扑火的村民,没有一个站起来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学习新思想,接触新知识。

瞎了,还心瞎了。

70岁或接近70岁的父亲或母亲会被自己的孩子抬上山祭拜山神,不管他们愿不愿意,身体是否强壮。

这看似是为了尊重传统,实则是为了生存。为了长寿,只能淘汰生产能力下降的老人。

这发生在电影里,我从来没想过会在现实中上演,但每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消息都告诉我们,人性远比我们看到的险恶。

因为现实世界从来都不是一尘不染的净土,相反,它是一片泥泞的沼泽,也是一片黑暗的丛林森林。